陕西省煤炭工业协会 陕西省煤炭学会 
您好,欢迎进入贝博ios省煤炭工业协会、贝博ios煤炭学会官网!
  • 走进学会
  • 学会简介
  • 学会章程
  • 学会领导
  • 组织机构
  • 入会申请
  • 学会会员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工作动态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会员要闻
  • 图片新闻
  • 会员服务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经验交流
  • 行业先锋
  • 煤炭信息
  • 学术期刊
  • 贝博ios煤炭杂志
  • 会员风采
  • 安全生产
  • 经营管理
  • 员工之窗
  • 文化体育
  • 秦煤文苑
  • 文体活动
  • 书画摄影
  • 党群工作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学会简介
  • 学会章程
  • 学会领导
  • 组织机构
  • 入会申请
  • 学会会员
  • 工作动态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会员要闻
  • 图片新闻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经验交流
  • 行业先锋
  • 煤炭信息
  • 贝博ios煤炭杂志
  • 安全生产
  • 经营管理
  • 员工之窗
  • 秦煤文苑
  • 文体活动
  • 书画摄影
  • 秦煤文苑

       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>文化体育>>秦煤文苑

    侯 姣 散文———《轻捻雪花一片,感知岁月安暖》

    发布时间:2020-12-16 点击量:171次

    作者:侯姣 来源:

    岁月极美,在于它的必然流逝,春花、秋月、夏日、冬雪。

    轻轻抖落,上一季的风尘,风开始变得凌厉了。叶子蜷缩在大树的怀抱,冬,就这样着一身素衣缓缓而来。

    天地间失去了姹紫嫣红的喧嚣,却多了一份纯洁通透,宁静安然的诱惑......

    清晨,打开窗,北风夹带着冬日独有的冷冽铺面而来,在片刻的呆滞后被窗外静静绽放的雪花迷了双眼,兴奋的、躁动的。悄悄跑下楼,在趁着还未踩踏成泥没人的雪地里跑了一圈,想要用手去团个雪球,却最终因为怕冷没鼓起勇气。不知何时起总是怕冷,这种喜欢却不能靠近的遗憾着实让人惆怅。

    周围渐渐有了喧嚣声,想着下次下大雪一定带着我的两个小饺子堆个雪人。希望到时候下的再大一点。那是来自心灵的想念!

    回想儿时,常常是还未入冬,大片的雪花便如约飘至。记忆中下雪的前一个黄昏,常常是北风凛冽,刮个不停,铅灰色的天空像是罩在头顶的锅盖,屋后屋后鸟声阵阵,母亲一边忙着将灶旁的柴草堆得老高,一边对我说,这天可是要下大雪了。为防止雪后河流封冻吃不上水,我得和目前早早到河边抬水,直到将水缸装得满满的。

    夜里,蜷缩在被窝里的我,瑟瑟发抖地听着听窗外北风呼号入睡,而梦里却全然不知一场大雪已悄无声息地降落。清早,屋外的雪白茫茫一片,明亮得晃眼,人们早早地就醒了,熟睡中的我被一声声“下大雪了、下雪了”惊醒。一骨碌爬起后就往外面雪地里跑,常常是一脚下去,快没及膝盖,发觉雪真的很深,就连屋后的竹林也被厚实的雪压弯了腰,竹子都快触到河面了。这时风一吹,远远看去,一颗颗晶体雪花,像灵动的仙子,从竹枝上一片片飞落到河面的冰块上,煞是好看。屋前,比我起得更早的顽童,在雪地里追追打打,在河面坚硬的冰块上自由奔跑,丝毫不用担心掉进河里,那雪后的快乐真如那天空恣意飞扬的雪花,飘逸、自在。

    这些年,雪下得越来越小、越来越少了,可童年时有关大雪的记忆却越来越难忘。

    转身往回走的时候想着过两天回西安得给母亲多备点膏药,天原来越冷了,母亲的手关节又到了疼到发麻的时候,这些年看过好多医生依然不见好转,心里就难受的慌。小时候,没有暖气,雪地里洗衣,洒扫,劈柴……冬日里的活都是靠父母亲硬生生的扛。即便现在,每次回家,母亲都是忙前忙后,脏的累的她都是一应担下。在母亲的庇护下,虽早已过了而立之年,自己仿佛仍是个孩子,在亲情面前坦荡如砥。

    最近再教女儿背诗,每每稚嫩的声音发出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就忍不住两眼发酸。我可以在她任性、不解、迷茫时告诉她,孩子你慢慢来,却不能在父母用背影默默告诉我:不必追的时候生生驻足。

    冬岭有松,傲然屹立,因为要守护他们独自芬芳,这种守护一代代传承着,如冬日般成为坚定的化身,暗香浮动!

        (作者:陕北贝博网页版神南产业发展有限公司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