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省煤炭工业协会 陕西省煤炭学会 
您好,欢迎进入贝博ios省煤炭工业协会、贝博ios煤炭学会官网!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工作动态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会员要闻
  • 图片新闻
  • 会员服务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经验交流
  • 评先荐优
  • 科技创新
  • 科技动态
  • 学术论坛
  • 表彰奖励
  • 学术期刊
  • 贝博ios煤炭杂志
  • 会员风采
  • 政工园地
  • 安全生产
  • 经营管理
  • 文化体育
  • 秦煤文苑
  • 文体活动
  • 书画摄影
  • 党建工作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工作动态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会员要闻
  • 图片新闻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经验交流
  • 评先荐优
  • 科技动态
  • 学术论坛
  • 表彰奖励
  • 贝博ios煤炭杂志
  • 政工园地
  • 安全生产
  • 经营管理
  • 秦煤文苑
  • 文体活动
  • 书画摄影
  • 秦煤文苑

       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>文化体育>>秦煤文苑

    王亚男诗歌-————妈妈的梦想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5-18 点击量:75次

    作者:王亚男 来源:

    妈 妈 的 梦 想 
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初次听妈妈的声音,

    是在一次出错的B超。

    “已经有楠楠了,

    又是个女娃,想打掉。

    虚弱又坚决的声腔,

    听完我给了妈妈的肚皮一脚。

    妈妈的梦想竟然是——

    只要姐姐不要我。

     

    门外的紫色牵牛花上,

    泛光的露珠在晃悠悠地跳舞。

    “等会我要去你外婆家,

    晚饭就等你爸回来给你随便做点儿。

    我冲出门外,

    一巴掌打落牵牛花上的露珠。

    在我生日的当天,

    妈妈却想着去看她的妈妈。

     

    太阳快下山时,

    邻居二蛋妈拉着二蛋跑到我家,

    问我为什么跟二蛋打架。

    妈妈二话不说,

    两三拳砸在我背上,

    疼得我直叫。

    令我苦恼的是,

    妈妈总不分青红皂白地揍我。

     

    那天阳光太刺眼,

    晒着邮递员把录取通知书一路送来。

    看着邮件包上的第三志愿,

    框的一声,

    我把手中的饭碗重重地拍在饭桌上。

    妈妈红着眼睛不说话。

    都这时候了,

    妈妈竟然为了一碗饭生我的气。

     

    大一的中秋夜,

    环顾空荡荡的寝室,

    我拨通家里的电话。

    听着那头妈妈的声音,

    时而很近时而很远,

    想说的话在喉咙里卡绊。

    心中第一次感叹,

    故乡的明月是如此遥远。

     

    毕业后,

    为了生存四处换工作。

    妈妈觉得多年以来,

    我总是在大事上栽跟头,

    背着我,

    她去求签拜佛。

    妈妈不懂我为何埋怨她迷信,

    就像我不懂她那样做有何意义。

     

    我认识妈妈的时候,

    她已经二十六岁。

    我的生命,

    是从见到她的笑容开始的。

    我不知道的是,

    那正是她一生中最美的时候。

    可是我只是一个劲儿地哭,

    忘记看一眼妈妈最美的样子。

     

    默默无闻的妈妈一直默默无闻着,

    直到有一天,

    她告诉我,

    “其实年轻的时候,

    我特别想开一家照相馆,

    可是哪里敢跟你外婆说。

    所以曾经想着让你姐学摄影,

    也是我的私心!

     

    妈妈也曾是个小女孩,

    胆小怕黑,

    有一颗爱美的心,

    有一个想要追逐的梦想,

    有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。

    一想到这,

    我就很难过,

    她这大半辈子只是想了想。

     

    如今五十三岁的妈妈,

    眼睛开始变花,

    颈椎病也渐渐萌芽,

    从不戴眼镜却也让我把手机的字体放大。

    六百里山川外,

    妈妈感冒了我不知道,

    妈妈颈椎疼我不知道,

    我不知道的太多。

     

    妈妈说,

    这辈子很抱歉什么都给不了我和姐姐,

    但我知道,

    妈妈把什么都给了我和姐姐。

    我拼命地成长,

    在妈妈眼中却永远只是个孩子。

    我不曾为她当过一天的盔甲,

    却总是成为她的软肋。

     

    世界这么大,

    遇过无数的人,

    却只有妈妈,

    真正分享过我的心跳。

    “妈妈”这个词,

    仅仅叫一声,

    就能触动心弦,

    力量无穷。

     

    妈妈哪有什么梦想,

    我的健康平安是她终身的浪漫。

    她只是久久地盼望着,

    我每次回家都开开心心。

    庆幸的是,

    那个出错的B超无关紧要。

    没能做妈妈的小棉袄,

    但愿能努力成为她的防弹衣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神南产业发展公司  王亚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