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省煤炭工业协会 陕西省煤炭学会 
您好,欢迎进入贝博ios省煤炭工业协会、贝博ios煤炭学会官网!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工作动态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会员要闻
  • 图片新闻
  • 会员服务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经验交流
  • 评先荐优
  • 科技创新
  • 科技动态
  • 学术论坛
  • 表彰奖励
  • 学术期刊
  • 贝博ios煤炭杂志
  • 会员风采
  • 政工园地
  • 安全生产
  • 经营管理
  • 文化体育
  • 秦煤文苑
  • 文体活动
  • 书画摄影
  • 党建工作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工作动态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会员要闻
  • 图片新闻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经验交流
  • 评先荐优
  • 科技动态
  • 学术论坛
  • 表彰奖励
  • 贝博ios煤炭杂志
  • 政工园地
  • 安全生产
  • 经营管理
  • 秦煤文苑
  • 文体活动
  • 书画摄影
  • 秦煤文苑

       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>文化体育>>秦煤文苑

    王惠武 散文 ----- 冬日晒暖儿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2-20 点击量:293次

    作者: 来源:

    天气预报说,最近要变天,有寒潮要来。早早我便和妻子拿出衣被摊到小区的晾妻子怕我着凉,叫醒了我。棉衣外套投射进来的热乎劲,让我想起了少时,在凄冷的冬日,一群小伙伴们挤在一群晒暖暖的情景。

    父亲早先年间,是在煤矿办的劳改大队做劳资调配,那个时候的劳改大队就是由一群成份高被称之为所谓的坏分子组成。我家就在劳改大队旁的自建房居住。这个处在低洼地带的房子也是我冬日里最怵。房子四面透风,晚上月光便会不请自来,连着几日冬阴,返潮的地面使得家里越发寒气逼人,既是炉火烧旺也是收效甚微。

    好不容易出了太阳,小区不多的数十户人家便齐刷刷地聚在了房山头向阳处,男人们抽着烟,拉着他们最关心的国家大事,女人们则手拿针线纳着鞋底,搂哄着怀里的孩子东家长李家短,不时传来欢笑声。

    这时的母亲便会把我们姊妹四个吆喝出来,翻箱倒柜的摊开衣被,去霉散潮。我们出去了,母亲便会端起面粉搅成的浆糊,把我们穿旧的破衣服一块快剪拆,细心的粘上去,给我们做鞋样。这个时候,也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。在一排排平房和劳改操场上尽情的追跑、嬉戏打闹,在母亲的呼唤声中,才发现早已变成了蓬头垢面的“泥猴子”。

    跑累的我们便会三五成群的仰躺在场地上,静静的躺在那里趁着早已晒透的热乎劲,沉沉的睡上一觉。不知是谁在喊,回家吃饭喽!才从梦中惊醒,向家里奔去。此时大人们早已进屋烧火做饭了。地上的潮气也已经不见,反而是我们身上出汗留下个略隐的人形丢在哪里。

    那时还见煤烟缭绕的小区,这会儿早被风儿吹散,家家户户弥漫着饭菜的温香。孩子们便会从母亲手里端过白菜与红白萝卜搅拌而成的烩菜,匆匆赶往屋外的向阳地,或蹲、或站、或找几个砖头权当板凳,在大呼小叫中,透着暖阳的那份饭香。

    矿区建井处小学是我们那时方圆几十里唯一的小学,据说是一个由祠堂改建的地方。下课后,我们便挤在教室的南墙根下,伸出早已冻得红肿裂开小口的双手,挤“油油”。就跟冬日的企鹅抱团取暖一样,来晚的拼命往进挤,里边的使劲抱成一团,有体量小的不注意就便会被挤出去,转过身又在往回转,周而复始,孩子们玩得满头是汗,小脸通红,却没有人退缩。

    一晃年少的时光就成了压箱底的存量,回首现如今我已奔知命之年,更远在千里之外的塞外讨生活,然而那些年的晒暖儿时光却怎么也挥之不去。每每周日,我便会在冬日的阳光下,搬出一把椅子,坐在六楼的阳台上,看着书,兼顾晒着暖儿,那种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境便会涌上心头,内心的那种安逸、快乐更是其他无法描述的。